调解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8-03-15

睡前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要拿起手机翻看各类信息,心里默念了无数遍,不要被信息绑架,但各种各样的同学群,工作群,公众号等等,也是工作的“附身符”了。我自认为这是一个新型的硬社交平台。有时为了认识和维系某些关系,我们不得不在朋友圈小心翼翼地窥伺,在留言区急不可耐地点赞,也许这是带着明显社交意图的交流。索性将手机放到一边,翻看了一下前段时间买回来的《边城》,一看就上瘾,丢不下去了。

    叮叮,微信铃声骤响,我心里纳闷,基本上是设置了消息免打扰模式的,即刻将书合拢,疑惑地将手机拿过来翻看着,噢噢,是退休后仍然不舍工作岗位,由九襄派出所专门聘请来负责上半县纠纷调解工作的周伯发来的照片。图片清晰可见,沈孃戴了一顶西洋遮阳帽,一幅镶边太阳镜,围着一条大红围巾,白色毛衣搭配碎花长裙,左手搭着周伯穿着花衬衫,挎着花包包的手,在背后尽是一大片金黄色油菜花的石栏边上,笑容满面看着我。我的心立刻就变得柔软起来,油菜花的金黄浮映出那些事,那些人。

    2011年4月份时,我因工作变动到九襄,首先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化解社区一起纠纷。事情的起因其实并不复杂,当地2户社区居民因言语不和,导致双方家人、社会人员参与其中发生的打架案件,尽管这件事情已过去好几个月了,但在当地俨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且其中的一方,姑且就叫“温柔女”这边吧,不断地向各级各部门反映,要求给予说法。我想,双方掐得那么紧,也不是说三下五除二就解决得好的。眼下,最好的人脉资源就是四十年保持缄默也快要退休的周伯,一定会对这个事情有自己想法的。

    晚上的时候,我敲响了周伯家的门,开门的就是沈孃,温柔可亲,我没有任何拘束感,就觉得是在自己家一样,这件事情,我在心里预想了无数个开口的场景,社区的那个貌似“柔弱女”,温婉有加,但是在向上级反映事情时又是另一幅扯破喉咙,挣破嗓子的辣面孔,着实令我也有点“虚火”。

    “周伯,你看这个事,咱们一起去拜访一下那位 “温柔女”上访群众,如何”?我也是来得直接,没有绕任何弯子,周伯深笑一下,喝了口茶水。

作者系雅安市汉源县公安局       王丽华